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方天成坐在另外一边,脸朝着车窗,冷着脸一声不吭,亦或者说是直接无视了她。

    施佳茵见状,直接拿起手中的包包砸向他,“我在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她新来的LV包包,那种带着铆钉款式的,砸在了方天成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尖锐的疼痛让方天成蓦地瞪大眼,他回头看向那个冲着他发火的疯婆子,眼睛里是满满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施佳茵脾气本来就坏,所有的温柔不过是装出来的,方天成这些天的忍让让她越发地肆无忌惮,此时也不过是稍一停顿,很快又不管不顾地吼着,“要是明天出现了那些新闻怎么办?那些狗仔不会嘴下留情的,肯定胡说乱写一通,我可丢不起这个人,你立即联系公司的公关,把机场的照片全部压下去,我不要在报纸上看到有任何关于这件事的新闻!”

    “呵。”

    方天成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似乎才从幻灭中回过神来。

    这些天施佳茵矫情做作,他还为她找了借口,毕竟新婚,毕竟她年纪小,毕竟她的确是第一次结婚,而他作为成熟稳重的男人,一来懒得和她计较那么多,二来她也确实漂亮,在床上浪起来的时候也让他很销一魂,他就都忍了。

    本来以为冷她个几天,她就会慢慢恢复正常,恢复之前那般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可现在,她让他感觉到陌生至极。

    小小的矫情还能当做情趣,但无理取闹,撒泼,甚至殴打新婚丈夫,简直就是个疯婆子!

    方天成怒火蹭蹭蹭地涌上来,一抬手,便将她挥开,施佳茵直接跌坐回座位上。

    “施佳茵,你不在乎我的感受,反而更在乎那些狗仔怎么写?你嫁给我,到底是因为你爱我,还是因为你需要我的权势来发展你的事业?”

    “我宠着你,可以,但你吃相也别太难看了,我们不过才刚结婚,你就原形毕露了?好歹装个一段时间,我也能心甘情愿一点。”

    方天成气得一把拽掉了领带,“我告诉你,就算你是我老婆,也休想指挥我做事,今天的事我不会压,本来就是事实还怕别人写吗?你觉得丢人?我娶到你这种女人,我才是真的丢人!”

    “你……”

    “停车!”方天成朝着司机吼道。

    司机惊得猛地踩下刹车。

    施佳茵因为惯性,身体直至往前倾,脑袋磕到了前座椅被上,疼得她倒抽口气。

    方天成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推开车门要离开。

    施佳茵没想到他居然要走,也顾不得疼痛,伸出手抓住他的袖子,“你要去哪?你不回家吗?”

    “怎么?不在乎我的心情,还要管我回不回家?又怕我不和你一起回家,被狗仔拍到丢人是吗?”方天成毫不客气地嘲讽。

    字字句句戳中了施佳茵的心思,惹得她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她咬着牙,声音还是压低了点,“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回家,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