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大婶烦不烦?她又没有聋,听得见!

    吴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然而此刻又拿她无可奈何,没关系,很快她就会知道她的厉害!

    吴姐开口的声音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宁小姐,现在已经日上三岗了,你应该立即起床学习了!”

    What?大婶你有毒吧?天那么黑,哪来的日?她还在梦游吧她?不过也是,人老了容易脑子迷糊,她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是要贯彻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的。

    宁夏唯有再次努力撑起眼皮,怜悯地看着她,说:“吴姐,有病早点去看医生,不要放弃治疗哦,看好你!笔芯~”

    她冲着她做了一个爱心的手势,然后眼皮一闭,重新倒入床上,瞬间又呼呼大睡。

    吴姐站在一旁,气得眼睛都红了,少爷这次找的,到底是什么女人?

    -

    之后再没有人来打扰她,她一觉睡到自然醒,整个人精神抖擞的,就是饿了,肚子咕噜噜地叫。

    宁夏洗漱了一番,出门下楼,远远地就闻到了餐厅那边飘来的食物香气。

    她不由地加快了脚步,飞奔过去。

    然才走到餐厅门口,她脚步猛地止住,有杀气!

    而后她看到吴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站在薄司言面前,哭诉她的种种恶行,“少爷,宁小姐性格太顽劣,我教不了她,请您另找高明吧。”

    薄司言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嗓音淡淡,“哦?”

    “今天早上,我不过是去叫她起床,她就直接扇了我一巴掌,还说我有病,让我去看医生,她不主动给我打招呼,还让我给她请安,甚至一觉睡到大中午!”

    “这样的大小姐,我是管教不来!”

    吴姐一边说着,眼角的余光瞄向门口的宁夏,眼神是满满的仇恨。

    咦……

    她不过就是睡了一个觉,怎么莫名其妙有了一个敌人?

    薄司言掀了掀眼皮,视线朝着她看过来,开口的声音不咸不淡,听不出任何情绪,“知错了么?”

    宁夏无辜地眨眼,一脸的黑人问号,不答反问,“我哪里错了?”

    “少爷您看看,她到现在还不知悔改!”

    哇,大婶,亏她看她有点老人痴呆的初期症状,还好心地建议她去看医生,她竟然恩将仇报?

    “她不知道错,那你就教到她知道错为止!”薄司言声音清冷,眸底极快地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该怎么教,就怎么教。”

    吴姐自然不是真心想要请辞,她要的就是少爷这句话,当下她乐滋滋地领命,“既然少爷这么相信我,那我一定全力以赴,让宁小姐成为真正的淑女!”

    最后几个字,那语气要多阴森有多阴森……

    Whatareyou弄啥嘞?小霸王这是故意要让这个大婶来整她?

    天啊,他是认真的吗?他也不掂量一下她和大婶之间的战斗力指数,她都不好意思欺负老人好么?

    薄司言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唇角轻勾,黑眸懒洋洋地睨着她,一句话堵死她的心思,“至于你,你什么时候学好规矩了,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