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笑什么?”

    “我笑你们一个像太监,一个像土皇帝……。”宁夏脱口而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宁夏后知后觉地抬头,宁父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大太太和宁薇宁笑则一脸的幸灾乐祸,宁母一脸的担忧惶恐。

    薄司言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犀利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眼,勾唇,不怒反笑,俊美而阴森。

    那个笑,笑得宁夏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完蛋了完蛋了,她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岂料薄司言仅仅看了她一眼,就移开视线,下巴高昂,眼睛仿佛长在头顶上,眼角都不再扫他们这群人一下。

    宁夏悬着的心慢慢落了回去,也是,小霸王现在这样的身份地位,应该不至于和她一个小透明计较的,安心安心。

    -

    那天晚宴宁夏是个陪衬,今天晚上她自然还是一个陪衬,宁父将薄司言迎进屋后,待他坐到沙发上,然后立即让宁薇坐到他的身旁,为他倒茶。

    大太太则拉着宁笑坐到了薄司言的右手边,宁父坐到了他的对面,各种嘘寒问暖。

    欧式沙发上仅存角落处的一个位置,宁母虽不甘心,但也只能坐在那儿,然后推着宁夏往前走一步,试图能够让薄司言看到她。

    宁夏撇了撇嘴,她这母亲还真的是不死心,不过她还是配合地往前走了一步,反正小霸王已经心有所属,不可能再注意到她的。

    薄司言靠着沙发坐着,姿态慵懒,却又有一股军人特有的气场,让人不觉低了一头。

    他黑眸不经意地环视了一圈,长指轻点了点椅子扶手,薄唇开启,嗓音泛着迷人的磁性,酥麻醉人,“令千金那天救了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宁父已经抢先说,“应该的应该的,能够救薄少爷是小女的荣幸,不需要客……。”

    “让你插话了?”薄司言眉心微蹙,语气仍旧懒洋洋的,却压迫感十足。

    宁父当即噤声,额角都不自觉渗出薄汗。

    也难怪他如此畏惧,只因薄司言虽年纪轻轻,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强势霸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整个A国,宁愿惹总统,都不敢惹他。

    薄司言停顿了几秒,再继续开口,“我这个人向来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还,还是加倍地还,所以我今天来这里,是向你提亲的。”

    果然是提亲。

    这句话一出,宁父和大太太眼睛都亮了,而宁薇精致的面庞上也扬起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