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一秒,她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被甩到了沙发上。

    薄司言站在她面前,浑身上下充斥着灼灼的怒火,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

    宁夏缩在沙发里,瑟瑟发抖地看着他,还不忘推卸责任,“薄少爷,奶牛不是我说的,是何副官说的!”

    听到奶牛两个字,薄司言额角的青筋跳得更加厉害。

    “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哇,要不要这么暴力啊?动不动就剁手,动不动就割舌头,她是那种会给恶势力低头的人吗?开玩笑!

    宁夏不亢不卑地抬头,面对小霸王,然后双手毅然地捂住了嘴巴!

    您是爸爸,您说了算!

    薄司言怒视着眼前的女人,明明满腹怒火,但看着她那怯生生的模样,竟又怎么都生不出气来。

    他深吸口气,揉了揉略微发胀的眉心,继而冷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

    胆敢一次一次地挑战他的权威,他非要好好驯驯她这只小野猫。

    啥?住这里?

    虽然她有心理准备今天这一关不好过,但也不至于这么惊悚吧?居然要她和小霸王住一个屋檐下?那她岂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这这这……。”宁夏震惊出声。

    “嗯?”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硬是被她咽了回去,换成了,“这真的是太好了~”

    宁夏眼泛桃心,做出花痴的模样,“多少女人想要天天看到薄少爷您这盛世美颜,没想到我如此幸运,得到您的钦点。”

    然而话锋一转,宁夏秀眉轻轻蹙了起来,比着手指小小声道:“不过人家是女孩子嘛,名声很重要,未婚先同居传出去不好听啊,而且这么晚了不回家,我妈会担心的。”

    “是么?”

    薄司言勾了勾唇,朝着一旁的管家打了个响指,“给宁夫人打个电话。”

    管家点头,拿出手机,利索地给宁母拨了个电话,然后点开了扩音器,上前一步将手机递给宁夏。

    薄司言视线落到她脸上,说:“你可以咨询下你母亲的意见。”

    “……。”

    该死的小霸王,根本就是刀枪不入嘛!

    看来她现在只能寄托于她的母亲了,她不由在心里祈祷,关键时刻,母上大人您可别掉链子啊!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那头才接了起来。

    宁母声音略有些疲惫,但还是不失礼貌,“您好,请问是哪位?”

    “妈,是我,小夏。”

    宁母的声音当即拔高好几个度,瞬间激动万分,“小夏,你在哪里?有什么委屈你好好跟妈说,跑什么呢,你爸都快气疯了!”

    “妈,您别激动啊,我哪里跑了?我不过是来找薄少爷喝喝茶,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电话那头一下安静了,几十秒后才反应过来,语带惊叹,“你和薄少爷在一起?”

    “对啊,他还想邀请我在他家暂住一段时间,我是很心动啦,但于理不合,传出去也不好听,我想您是不会同意的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