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因为《沐家医典》历来就传男不传女,你担心自己女儿身无法得到医典,便出此下策!”沐河抓住《沐家医典》紧紧不放,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还定不了沐染霜的罪,就真的可惜了,白梅也死得太不值了。

    白梅在用过午膳后,回到屋内,一路上她便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路都看得不是很清楚,是一旁的婢女扶着她,她才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屋内。

    过了半晌,她问身旁的婢女:“这屋子为何转得如此厉害?”

    那婢女回答的话还未说出口,白梅的口中便喷出了一口鲜血,看着地上的血迹,白梅还不敢相信,她立即掏出帕子去擦嘴角,确认是自己吐的,她明白了,沐染霜识破了她的诡计。

    白梅握住那婢女的手,说:“去请二老爷和二小姐来,快!”

    白梅担心自己撑不了多久,希望婢女能快去快回。婢女迅速找来了沐染媚,沐染媚看到地上的血,问她:“你这是怎么了?”

    “快给我解药!”这毒药是沐染媚给自己的,白梅想,沐染媚的手上应该有解药。

    沐染媚瞪大双眼,尔后又平静地回答说:“这毒药没解药。”

    白梅原本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但是听了沐染媚的话,身子又软了下去,只听见沐染媚说:“这毒药是我特地为沐染霜研制的,她可是制毒的高手,怎么能让她有机会解毒呢?所以,此毒,无解。”

    虽然沐染媚对于白梅的死很是可惜,可是她也没办法,谁让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沐泽随后赶来,看到白梅这模样,还没开口,便被沐泽握住了手,说:“想办法把我的死嫁祸给沐染霜!一定要让她给我陪葬!”

    白梅掷地有声地说完话,又咳了几声,一口血又被咳了出来。

    沐泽和沐染媚一合计,立即着手开始准备诬陷沐染霜的计策,白梅靠着意念撑着最后一口气等到沐染霜来,说出那句话,便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沐泽和沐念蝶闻讯赶来,看到七窍流血的白梅,沐念蝶几乎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大叫着走上前去抱住了白梅,大声吼着:“快来人!快请大夫!救救我娘啊!啊——”

    沐泽立在一旁,无声的落着泪。七窍流血,这是明显的中毒的迹象,此毒来势凶猛,根本无解。

    “哥——哥——你快救救娘!快啊!”沐念蝶一边抱着白梅,一边朝着沐泽大喊。

    沐泽无动于衷,沐念蝶准备冲上前去拉他,被白梅一把抓住:“蝶儿,不要难过,你记住,娘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沐染霜那个女人,你一定不能放过她!”

    白梅又咳了一声,血不受控制的从她的嘴角往外溢,沐念蝶慌忙拿出帕子去给她擦,可是却越擦越多,她一边哭一边安慰着自己:“娘,你别胡说,哥他们一定能救你的,咱们家可多的是神医……”

    说着说着,沐念蝶想起沐海已经过世,最后一句话渐渐没了底气,只能无声地哭着,一直重复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沐泽立即带人去抓了沐染霜回来,沐念蝶等白梅咽气后,想上前去打沐染霜,被沐泽一把抓住,“祖母还在,你冷静些。”

    秦氏在听过沐河的话后,转过头看向沐染霜,沐染霜看出了祖母眼中的怀疑,她知道祖母有些动摇了,便立刻站出来为自己洗脱罪名。

    如今,一听到沐河提起《沐家医典》,沐染霜便恨不得想毁掉它,就为了这本医典,让爹爹葬送了性命,如今还惹起了这么大的风波!但是一想到这是爹爹宁可牺牲性命也要保护的东西,她便不忍心。

    “二叔,想要定我的罪说的话是不能前后矛盾的,你之前不是说我身上有《沐家医典》吗?既然我已经得到了医典,为何还要杀害白姨娘?何况,如果当真是因为传男不传女,那我为何不对沐泽下手?这样不是更快一些?”

    沐染霜的脸色并不好看,如果知道今日回来会闹这么一档子事,她宁可今日自己没出门。

    “祖母,大姐姐不是这样的人,爹爹你别胡说了……”沐夕月原本一直畏畏缩缩躲在身后,可是看到如今沐染霜陷入了险境,她鼓起勇气站出来替她说话。

    沐染霜向沐夕月投去感激的眼神,这件事是她的事,她向沐夕月摇摇头,她不想再将任何人牵扯到这件事里面来,既然事情因她而起,那就该由她来解决。

    沐夕月没管,当初在她最难的时候是沐染霜给了她勇气和信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