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猛男愣了几秒,随后暧昧地冲着宁夏眨眼,“宝贝儿,原来你这么重口味,喜欢玩这种啊。”

    ……重口味你大爷!

    “砰”的一声巨响,子弹打在了猛男的脚边,宁夏身体不禁抖了抖,而猛男瞳孔骤然收缩,从震惊到恐慌仅仅眨眼间。

    他双脚发软,直接就跪倒在地,“饶命,饶命,不要杀我!”

    他这位客人什么来头呀,怎么会惹上军-方的人!

    包围着他们的士兵忽地朝两旁散开,让出了中间一条道,高大帅气的身影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入。

    仍旧是那套干净利落的军装,黑色的军靴在灯光下铮铮发亮,暗藏锋芒,俊美的脸庞上面无表情,只是看向宁夏的眼神,冰冷刺骨,宛若看着一个死人。

    宁夏背脊发凉,满脑子都是糟糕两个字!

    今天这事她做的这么隐秘,怎么还没开始呢,小霸王就带人来抓-奸了?

    黑乎乎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她迅速在脑袋里寻思着,她能在这一行士兵中逃跑的可能性有几分。

    然下一秒,薄司言的动作就打断了她所有的想法。

    他上前一步,宁夏只感觉到自己面前有阴影罩下,然后一个坚硬冰凉的东西就直接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女人,胆敢给我戴绿帽?”危险至极的嗓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宁夏看着额头上那小型的手枪,呼吸都停滞了一秒,她想也没想地喊道:“薄少爷,请给我十秒无干扰的解释时间!”

    薄司言倒是难得发了一次善心,好似要看看她要如何垂死挣扎,黑眸睨着她,冷冷勾唇,“说。”

    那眼神,仿佛她说错一个字,她的脑袋就要开花!

    其实宁夏还没想好什么理由,但人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潜力是无限的,她瑟瑟发抖地盯着脑门上的枪,脑袋灵感闪现,有了!

    她舔了舔轻颤的唇瓣,大声说:“薄少爷,其实这只是演习!”

    “演习?”

    他本以为她会痛哭流涕,认错求饶,倒没想到,她还能扯出这么一个理由。

    “是是是!”宁夏连连点头,极其真诚地说,“薄少爷,我这不是很快就要和您订婚了吗?可是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和男人相处,所以我才找了他来练习一下,到时候好让您高兴啊。”

    “当然,我也不可能做出对不起您的事情,他不是直的,是弯的,是好姐妹而已!”

    说完之后宁夏都要为自己鼓掌了,她真是天才,居然能想出这样的解释!

    “弯的?”薄司言挑眉。

    “就是GAY,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的意思!”宁夏解释。

    “怎么证明?”

    “呃……。”

    薄司言眸底戾气浮现,唇角勾勒出残忍的弧度,启唇,直接下达命令,“把他带下去,好好证明证明。”

    噗……猛男的菊-花岂不是不保?

    看着士兵将猛男如同拎小鸡一样拎走,她不由含泪为他默哀,但小命总比菊-花重要!

    士兵们鱼贯而出,房间里只剩下薄司言和宁夏,瞬间安静地有些阴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