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月樱欣微微动了动身子,她长期被绑着,似乎半边的身子已经麻了。

    听了这一道声音的话,月樱欣不由得淡然笑了笑。

    “原来你所谓的跟我相处,就是把我绑在这里,让我什么都参与不了,也什么都看不到。”

    “呵呵,你不怕我?”

    “你有什么好怕的?”月樱欣继续慢慢地活动着,她的身体不是一般的麻,一动就如同有万只蚂蚁在钻着,令她的思绪有了一时的停滞。

    “你可真有意思。真是挺招人喜欢的。我就特别喜欢你这样的人。”“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毕竟我特别不喜欢你这类的。”月樱欣笑了笑。“尤其是对女士如此不礼貌的,我可是更不喜欢了。你绑了我,让我对你真的就起不来什么好感之类的

    。”

    月樱欣的话没有刺激到那一道声音。

    月樱欣自然也很清楚,她只是如同最平常的时间一样,做着自己很简单的事。

    “我既然绑了你,你就一点儿没害怕我会想着要杀了你?”

    声音又来了,这一次似乎离得月樱欣近了许多。

    月樱欣难得唇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你要是杀了我,早就便杀了,何必在这个时候还来问问我什么事。所以说,你不会杀我的,当然等会儿会不会杀了我,这就看你自己了。”

    “嘿嘿,真的挺有意思的。话说,你不怕死?”

    “我为什么要怕死?我身边的朋友们都死过一回了,我还没有死过呢。可以尝试一回也不错。”

    月樱欣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怕死的人了。夜非墨死过一次,那只兽也死过一次,都被楚柒给救活了。就连柳潇潇那样的人,都能在复活之后,如同新的一个人,没有过去,没有肮脏,只剩下纯洁,其实就算是死

    了,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

    “你真是我所见到过的人类中最有意思的一个,你让我觉得挺好玩儿。我是真的不想杀你,所以……我就留下你,让你陪我一起看这个世界灭亡如何?”

    那声音说罢,天空便亮了。

    黑暗中便有了光,光中走出来一道身影。

    那个身影背着光走来,身材那么的高大,带着那股子强大的压力,这一刻不由得令人会禀住自己的呼吸。

    光越来越强烈了,身影的轮廓开始越来越清晰,终于那一道人影显现了出来。

    月樱欣便在这一刻将这个人给看清楚了。也同时看清楚了自己周身的环境。她处在一个宫殿里,这里金碧辉煌,只是一片的肃杀。冷意到了极点,却让她觉得这种环境其实一点儿也不阴暗,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

    和谐,真是够怪的。

    更让月樱欣觉得奇怪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长得不是一般的俊美,帅气的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真的,他明明是在笑着的,却仿佛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忧伤。

    他的笑容没在眼睛里,只在脸皮上。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皮笑肉不笑,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笑容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