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黄锐敏赶到五丰宾馆的时候,大吃一惊。

    他接到县委大院信访科吴仁宝的汇报电话后,并没有表态,放下电话,黄锐敏权衡再三,还是决定要进行干预一下,再怎么说,他头上还有一顶帽子,安和县县委综合办公楼项目的协调小组的组长,工程指挥部的副总指挥...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官职,但,这是柯玉山亲自封赏的。

    随后接连拨打了几个电话,奇怪的很,全没人接听呢...见鬼,大白天的,人都上哪去了呢?柯玉海的电话,肖军的电话,包括拆迁的负责人魏龙,全塔玛失踪了一样...

    黄锐敏是知道的,柯玉海和肖军的建设指挥部就设在魏龙的那家五丰宾馆内,照着名片上面的座机电话打过去...咁尼孃的,魏龙这厮,就在办公室啊...

    麻痹的,竟然不接电话,这么重要的状况下,找不到人,黄锐敏心里那个火啊,腾腾的直冒,他决定亲自跑一趟,耽搁不得了。

    离开办公室之前,想了好半天,黄锐敏还是决定暂时不向柯玉山汇报,什么事都去跟老板说,会显得自己办事不力,水平低下...不行,自己先去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吧,一问三不知,老板更恼火。

    经过信访科的时候,黄锐敏叫司机停了车,去,把吴仁宝喊上...走侧门去,偷偷的叫出来。

    趁着空,黄锐敏又在车内给安和县云宁镇城关派出所的所长钟建业打了电话,约好十分钟后,五丰宾馆碰头,有重要事情商议。

    吴仁宝大喜过望,正焦头烂额的时候,救星来了。

    偷偷的溜出来,急急忙忙的上了黄锐敏的车,还没等他说几句肺腑之言,以表他的感激,黄锐敏已经淡淡的开口,“去五丰宾馆,吴科长,你先准备准备,上访的情况好好梳理一下,等下你来讲...”

    黄锐敏不知道的是,在信访科的大厅内,玻璃窗内一双秀目望着他的车,好半天了,面无表情的胡巧云站在信访科大厅的玻璃窗后,眼睛里一片忧郁,往日的欢快,早已无影无踪,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信访大厅内嘈杂纷乱的场面已平复了好多,胡巧云刚才出面好言安慰,和颜悦色的耐心劝说,一个个的讲,亲切热情,和吴仁宝的粗暴蛮横迥然不同,又叫保安们一起,拿热水瓶,热乎乎的茶水端过来...

    黄锐敏和吴仁宝更不知道的是,看似一场对立的尖锐矛盾,在胡巧云的抚慰下,竟渐渐的平息下来,上访户的情绪也没有初时的那般激烈了,有人倾听,有地方讲理,谁愿意胡搅蛮缠呢?

    望着吴仁宝偷偷摸摸的溜了,胡巧云心里泛起莫名的悲哀和鄙夷,车里坐着的谁,她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除了黄锐敏,这个车哪个敢乱调动?安和县委大院的第一号车牌...柯玉山不可能会亲自过问信访的事,有事也是交代黄锐敏去出面。

    车子走了,屁股后面冒着滋滋的白色水雾,胡巧云站在那,想到自己在县委机要科的遭遇,想到黄锐敏的那些作法,眼里飘起一片迷茫...玻璃窗上又蒙蒙的一片,挡住了视线,看不清楚外面的景物了。

    难道真的只有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