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安和县县城云宁镇,冬日的寒冷,让街面也冷清寂寥了许多,行人缩着脖子急匆匆的快步而去,街边的树,只剩了些光秃秃的枝桠,时不时飘落些零星的枯叶,萧索缺少生气。

    安和县委大院里,老旧的那排房子,信访科今天热闹非凡。

    县信访科科长吴仁宝正焦头烂额,他只想骂娘了,一早被上访户给围堵在办公室,一口热茶都喝不上,口水唾沫都说干了,却一点效果没有。

    “政府总不能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啊...我们的拆迁款,到底什么时候给?”

    “安置的房子又漏了,那墙都要塌了,你们真要等出事了才管吗?”

    “今天不给我们答复,我们就不走了...”

    “不要再踢皮球了,我们到这来反映了多少次,你们没有数吗?谁管了?拿人当傻子吗?”

    “派出所为什么抓人?我们去讲道理,他们打人的不抓,反倒抓我们的家属,这是什么理?”

    “出来,快出来,解决问题...做缩头乌龟就能逃避吗?...”

    一声声义愤填膺的嘶吼,一句句声泪俱下的控诉,让吴仁宝只觉得脑子晕晕沉沉,心里有种黔驴技穷之感,第一次让他感到强烈的惶恐,眼下的局面让他有心无力。

    躲在办公室里,吴仁宝把柯玉海和肖军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当然,顺带的也把安和县委大院的一哥,柯玉山,给咒骂了一顿。

    都尼玛的惯的,现在好,屎橛子都要老子来收拾,这擦屁股的活全塔玛扔给我了,我这能解决问题吗?

    外面的那些老头老太都是安和县委综合办公楼拆迁范围内的拆迁户们,因遭房屋强拆,后续的安置和赔偿又迟迟不能妥善解决,他们已经无数次来讨说法了。

    之前呢,吴仁宝还是很得意的,因为每次上访户过来都被他轻松的给打发走了,踢皮球的水平那是炉火纯青,三言两语,威慑恐吓,毎试不爽,灵验的很。

    只是,今天却是例外,吴仁宝的法子不奏效了,人家不鸟他,外面的那些老头老太不吃他这一套。

    事情的起因,源头,皆因柯玉海和肖军在其中作祟。

    安置款,拆迁款,县财政局早按柯玉山的批条下拨过去了,问题是,安置的标准和县委此前公告所说完全对不上号。

    按县委公告的标准,暂行安置的场所和柯玉山肖军安排的拆迁户暂住地天差地别,这柯玉海和肖军也不知道使的啥法子,把安和县破产关门许久的红星机械厂给弄过来了,他们干嘛用呢,牌子一挂,变成了拆迁户的安置小区。

    安和县的红星机械厂,那是什么地方?

    几十年前的老旧建筑,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因经营不善,倒闭有好几年了,厂区早已成了野草虫蛇的乐园,原有的职工宿舍和厂房破败不堪,外墙皮斑驳脱落,屋顶阴雨连绵,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柯玉海和肖军把红星机械厂弄到手后,便指使安和县五丰宾馆的老板魏龙,去吧,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