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肖莉走了,幽怨满怀的走的,豪华的套房内还残存着女人的气息,香水味掺合着原始的荷尔蒙味道,交织在一起,浑浊的漂浮在房内暖暖的空气中。

    走廊外,黄锐敏收敛了心神,带着些微的恭敬又夹着不屑,目送肖莉踩着高跟鞋进了电梯。

    他眼神很毒,房门一开,黄锐敏就觉察到肖莉脸上的落寞和失望,女人精致魅惑的脸上,少了往日的那种飞扬跋扈之色,眼眸里深深的懊恼出卖了她。

    狠狠的盯着肖莉一摇一扭的走过来,黄锐敏的眼光便落在那羽绒大衣里的紧身白色毛衣的高耸之上,特奶奶的,好白菜都叫猪给拱了...这女人实在妖娆啊,比何芸莉要妖媚,何芸莉是内敛的话,这个肖莉就是骨子里往外都带着媚态,外露的很。

    咽了下唾沫,黄锐敏对着走过来的肖莉便笑着打了声招呼,“肖局长,工作汇报完了?”话语有些轻佻,声调却极是热情。

    汇报尼玛个头,肖莉心里怨愤着。

    这个黄锐敏她是很瞧不上眼的,一个跟屁虫,柯玉山的狗腿子而已,平日里假模假样,骨子里和柯玉山一样的货色,脏的很,看见有姿色的女人就一副色迷迷的鬼样子,你看他,那眼睛瞅哪呢?直直的还盯着自己傲人的山峦上...哼,没出息的货。

    不过,肖莉还是很得意的,自己有骄傲的资本,这是女人的本钱,不然,安和县的大佬,柯玉山怎么就迷上自己呢?想着,便不由得挺了挺胸,高耸之处便更加的巍峨,随着脚步,带着轻轻的颤抖。

    “哟,让黄主任受累了呀...我的...工作汇报完了...走了啊...老板心情不好,你要当心些哦...黄主任。”换了副笑脸,堆在面上,手把丝绸的围巾整了整,肖莉心里不屑,说话却依然和往常一样娇滴滴的,似乎她和黄锐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哦,...那肖局长,慢走...”黄锐敏怔了一下,柯玉山心情不好?玛的,肯定是你惹毛了他啊,不然,刚放完炮,没理由心情不好啊?嗯,八成是你这女人服务不到位,老板不高兴。

    堆着笑,望着电梯门渐渐合拢,眼睛里,肖莉敞开的羽绒大衣下他臆想半天的两座山峦消失了,黄锐敏才收了面色,转复肃然之状。

    臭女人,牛尼玛的,不就靠着身子和脸蛋吗?

    心里唾弃着,黄锐敏抬腿便往套房那边去,不能让柯玉山等久了,他得赶紧的去陪侍,圣心难测啊,别塔玛又找老子发火哦。

    柯玉山已经换好了衣服,一本正经的在外间办公室坐着,手上燃着烟,拿着办公桌上的资料正在看着。

    轻轻的推开门,黄锐敏很熟练的把门敞开,又去拉了窗帘,开了墙角的一扇窗,这是柯玉山的惯例,每次风雨战事之后,必须开窗通气。

    “这是什么时候送来的?”坐在办公桌后的柯玉山,头都没抬,语气寡淡的问了一声,眉头已经皱的深了些。

    “大前天...清溪镇送到县委办公室的...”小跑两步,黄锐敏伸直了脖子瞅了一眼,正是清溪镇刘一鸣的那份立项申请报告。

    趁着说话的工夫,黄锐敏偷偷瞄了一眼柯玉山,心里就在盘算猜测着,老板是批还是不批呢?

    只是柯玉山一直没有下文,连哼一声都没有,皱着眉头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