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超回来了,上县局一行,心里的石头落下,虚惊一场。

    开着小面包,一路疾行,脑子里思绪翻涌,心事重重。

    汪水良这回铁定是栽了,再不可能给他什么庇护了,后面只有紧紧的靠着向萍,抱紧这个女人的大腿。

    也不知道她现在还能不能在上面说上话,周超心里没有底。

    车子在山路上盘旋,熟悉的地名,伏狮岭。

    眼皮跳了跳,就想起临上县里来的时候,交代周浩然的事,那小子不知道办的怎么样了?

    伏狮岭的村委书记梁根水不是要找老子说情吗?吴猴子把意思传达到位了没有?

    一路各种念头胡乱的浮现,已近清溪镇了。

    “周所,回来了...”在所里值班的郭大强在屋里瞅见了周超的小面包进了院子,跑了出来,带着招呼。

    “嗯,那个小周在不在?”反手把门甩上,周超对笑着跑过来的郭大强问道。

    “哦,他下乡去了,还没回呢...”

    周超没再说话,朝自己的宿舍走去了,身上黏糊着,昨晚和今晨与向萍的连番战斗,出了不少汗,他要洗个痛快澡。

    周浩然其实早就回了,当晚骑着摩托车急急的就返回来了,只是他到所里打了一圈,人影子没一个,值班室空荡荡的,其余的房间都黑着,没人呢。

    摩托车一拐,朝镇上奔去,周浩然也不多呆了,周超没回来,找不到人汇报,去找找乐子。

    “龙山酒楼”的吴猴子那,摸牌打麻将是个好去处,也是周浩然最爱的地方。

    周超冲完澡,浑身又得劲了,肚子却又要造反。

    “大强,走,去弄点东西吃...”周超一边下楼,一边喊郭大强一起去镇上,找地方弄点吃食,这早上在杨家坪那边吃的一点东西不抵事,饿的慌。

    “好嘞”郭大强高兴的应着,还是所长回来好啊。

    面包车直冲“龙山酒楼”去了,周超想着正好要找吴猴子问事,顺便解决吃饭的问题,一举两得,甚妙。

    周超的突然到来,让吴猴子有点措手不及又有些高兴,伏狮岭那边的梁根水还等着自己给他报信呢,踏破铁鞋无觅处,人来了。

    “吴老板,搞点东西吃下...嗳,记得别忘了烧裙边...”周超对吴猴子吩咐着,临了没忘记多强调一下,他最喜欢吃的那道菜要记得上哦。

    “好好,没问题,周所,你们先坐先坐,马上安排...”吴猴子哈着腰,连声的应着,吃好喝好,好谈事嘛,他等下还想探探周超的口气的,这有求于人,服务态度比起往日更多了些热情。

    周超刚进屋,外面就听到郭大强在和人说话的声音,转头一看,嘿?周浩然这小子可真塔玛的会找啊,这临时决定的吃饭地方,也能寻过来,长本事了啊。

    “周所,什么时候回的啊?”周浩然进来,急忙打着招呼,脸色有点憔悴。

    昨晚在这摸了一夜的牌,手气不怎么好,输了几千块,此时正心痛呢,出来解手,巧不巧的就遇上郭大强在走廊上。

    “刚回,没看到你小子啊,吃了没有?没吃一起先吃点东西,坐吧...”周超扫了一眼就明白了,这小子熬了一晚,铁定是没做什么好事,只是他不想管,不给老子捅娄子就得。

    “诶诶...”周浩然有点做贼心虚一般的坐在边上,和郭大强一起,一左一右。

    “情况怎么样?”周超接过周浩然敬上来的烟,吸了一口,装作很随意的问了一声。

    “哦,周所,有情况,有重大发现...那个卢安去了南江口,但是那家伙听说被人揍了一顿,头都打破开瓢了...”周浩然脑子反应还算快,虽然现在有些混沌,但马上想起了落雁湖边了解到的消息,那个开场子的黑皮黄连军和发廊的老bao说的事。

    咦?卢安被人打了?

    这是什么鬼情况?

    “怎么回事?慢慢说...”周超眉头挑了挑,这还真是个情况,具体怎么回事,得先听听。

    放下茶杯,周浩然便详详细细的把自己奉命下去找卢安的事,所探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道来。

    唔,这里面似乎有不合情理的地方。

    听完周浩然的讲述,周超沉吟不语,吞吐着烟圈,在思考着。

    头被打破了?缝了好几针,不好好的呆着休息,急急的要去南江口?什么生意这么要紧,要钱不要命吗?

    被人打了,怎么不告诉自己,不打电话来?难道怕我不给他撑场子,不帮他找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