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草草的结束“五丰宾馆”的开业典礼,柯玉山阴着脸走了。

    乱糟糟闹哄哄,完全就是一个草台班子,在平日里,哪里能入的了柯玉山的眼?

    那个魏龙还骚包的喊来了县电视台的给他摄像呢,这几天连续的在县电视台搞点歌做广告,起劲的很。

    野摊子似的活动,让柯玉山很是不爽,心里对魏龙的评分便很是糟糕,土包子就是土包子,硬是没见过世面,这都搞的啥玩意嘛?耍猴戏吗?

    魏龙在单独的小包间里置办的丰盛酒宴柯玉山都没心情吃了,指使黄锐敏找了个开会的理由,匆匆的便从后门离去了。

    不过,魏龙追着出来,送了两张VIP卡,柯玉山是必须要送的,黄锐敏那也是少不脱的。

    颠来看去,问清楚了VIP何用,这柯玉山倒是笑纳了。

    嗯,这还像回事,对魏龙的印象分在柯玉山临走的时候,稍微增加了一点点。

    “五丰宾馆”后面的副楼,不对外营业的,空旷的院子里,单独的进出通道,大树遮天,环境清幽,隐蔽的很。

    副楼是魏龙专门用来培养社会关系的,为此他还特地定做了一批金光闪闪的贵宾卡,安和县的一哥,柯玉山肯定是够资格拥有的。

    坐在车上的时候,柯玉山便困乏的仰靠在车座上,掐了掐眉间,假寐了起来。

    司机望了望黄锐敏,现在要去哪,老板事先没说,他不知道怎么走了,求助的看了看黄大秘,这是柯玉山肚子里的蛔虫,来事的很。

    黄锐敏微微抬了抬下巴,给司机示意,送老板回去休息一下,看样子,柯玉山昨晚没休息好,怕是昨晚按摩大保健的服务带来的影响吧。

    习惯性的观察了柯玉山的神色,黄锐敏便已经知道,这个时候该送柯玉山去哪最合适。

    周末的安和县委招待所很冷清,院子里没见几辆车。

    柯玉山的专车如往日一样,直接停在了侧门那,这是专门方便领导们不受外界的影响设的,直接进去就是电梯,不像大厅那么打眼。

    “小黄啊,回头催一下老何那边,把拆迁的汇总报告送来...下午没事,你们去休息吧,有事我再打电话...”车一停,柯玉山的眼就睁开了,黄锐敏这个秘书用的确实称手,这小子眼力劲历练的有火候,不错。

    随口吩咐了一句,难得的给黄锐敏和司机放假了。

    “好的,我回头就给何局打电话...”黄锐敏当然知道老何是谁,安和县公安局局长何鸿胜,县委综合楼的拆迁工作就是由县公安局负责的,拆迁进展按柯玉山会上的要求是一日一报,这是县委大院目前的头等大事,柯玉山上心的很。

    “嗯,去吧去吧...”话说完,柯玉山已经抬腿下车了,灰色的呢绒外套搭在手上,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桑塔纳拐过林荫道,消失在视线之中,柯玉山的瞌睡被中午的太阳又驱散了大半。

    摸出手机,翻看盖子,在熟悉的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唔,是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