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超和郭大强踩着石级,上到餐馆门前的小坝子上,坝子的地面是铺砌的水泥,两人扶着树,跺着脚上的泥,扑打灰尘。

    屋里坐着的吴猴子已经飞奔了出来,他的眼光一直在瞄着外面呢。

    后面狮岭村的村委书记梁根水紧跟在后面也出来了,面上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

    “周所,到了啊...”吴猴子讨好的打着招呼。

    “嗯,来了,让你们久等了啊,这路太操蛋,怎么就不整一下?...”周超随意的和吴猴子敷衍了一下,便皱着眉对后面的梁根水说着。

    这还是大晴天的,你瞅瞅,老子一裤脚的灰,下雨天,这路还能出的去吗?

    “周所长说的是说的是...”梁根水也不辩解,陪着笑脸打着哈哈,今天老子又不是和你谈路的,你龟儿子就知道这路怎么没整呢?

    梁根水心里也是窝着火的,村里的路年年都修,都整,问题是年年修修补补,年年都是这个鬼样子。

    狮岭村是靠着烧木炭为营生,早先呢,靠人背马驮,一筐一筐的往外运,现如今都靠车拉了。

    这车一多,村里村外的泥巴路便遭了殃,下雨天呐,那车辙所过,一片深槽,坑坑洼洼全是泥浆了,日头出来一晒,好了,这路便沟壑纵横,没法子走了。

    村里也组织了人三番五次的修补,只是,治标不治本,哪里有坑哪里填,无济于事。

    村委各种办法想尽,先规定每户出资来修,群众有意见了,我家一年就卖这么一点货,凭什么和大户出的一样多的钱?不干...

    好吧,修改,出货多的那几个大户人家,又嚷嚷了,老子出钱修?行啊,那你们都别走了...又僵了。

    于是,后面便出现了诡异的情景,哪家要出货,有车来拉木炭的时候,一家老小齐上阵,挑着箩筐,担着泥渣河沙什么的,去沿路填,货装好,车走了,留下的坑坑洼洼,便等着下一家要出货的去想辙吧...

    梁根水气的几次拍桌子,也是黔驴技穷,最后,把进村的石板桥,拆了一边,原先能走车的,现在,得,都别走。

    饭馆的老板娘黄香芹走了过来,递了条旧毛巾过来,“用这个掸掸吧...”

    “哟,还是老板娘会关心人,你们都要学着点...啊,哈哈...”周超郁闷的脸色一下就放晴了,和这阳光一样,灿烂无比。

    听出了周超语气里的轻佻,黄香芹脸色一红,扭着腰肢便回了店里,一帮臭男人,都一样的德性呢...

    吴猴子陪着一起乐呵,梁根水脸上挤出一堆讪讪的笑意,他现在可没心思去理会这些荤话。

    “走吧走吧,都进去说吧,别杵在那里了...梁书记,进去说吧...”掸完裤腿上的灰尘,周超手一摆,有事去饭馆里说去,外面不是说话的地。

    桌上已经开始上菜,菜式依旧,味道依旧。

    酒入肚肠,气氛便渐渐浓烈,天南地北的扯着闲篇,各种荤话,黄段子,说的不亦乐乎,不时的飞起阵阵爆笑声。

    厨房的黄香芹听的是耳热心跳,不时的低声啐骂几下,却又忍不住竖着耳朵想听,灶膛里的火苗腾腾的映着女人姣好的面庞,红彤彤一片。

    “周所长,那个案子的事,你看,现在该怎么个搞法才好?...”酒过三巡,梁根水重新又倒了杯酒给周超,才小心的问道,这才是今天他关心的事呢。

    “嗯,这个嘛...”周超放下筷子,这幺妹子手艺不错,土钵子炖的山坑鱼实在是有味道,眼睛扫了一下吴猴子,自己的意思,梁根水应该是知道的吧,问这话,是不放心啊,还想亲耳听到自己给他说一遍呢。

    “梁书记,事情嘛,可大可小...关键看怎么做?对吧?...你梁书记的面子,我也不能不给啊,是不是?”周超带着弦外之音,暗示着。

    “哎呀,感谢感谢...来来,周所长,再敬你一杯...”打雷听声,说话听音,梁根水能不明白?怎么做,当然知道怎么做了...钱都备好了呢...

    “梁书记就是这么客气,好,再走一个...来,干了...”周超知道,梁根水的表现,说明事情吴猴子都传达到位了,后面的事大家心知肚明,桌面上讲就太失体面,你知我知就好。

    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声音很清脆。

    “那几家我都说了...这后面的事就劳烦周所长了,来来,吃菜,吃菜...”放下杯子,梁根水似乎很高兴,热情的劝菜,事儿八成是妥了,总算自己这面子没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