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安和县县委招待所里,柯玉山安静的吃着早点,穿着何芸莉专门给他买的浅蓝色新衬衫,颜色正是是柯玉山所喜欢的。

    早点很丰盛,牛奶,花卷,肉包,稀饭,三四碟小菜。

    百无聊赖的翻着报纸,平江日报和柳川日报,边上一份参考消息。

    这是柯玉山多年养成的习惯,雷打不动,每天早上要翻翻报纸,有没有什么敏感的新闻或指向性的社论,晚上七点更是必须看半小时的电视,用柯玉山的话说,这是关心政治...

    何芸莉早早的起床就走了,偷偷摸摸的,总还是有些心虚,坐电梯都生怕碰到熟人,连看到服务员,都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大刀阔斧的深化改革,推进产业结构优化...”今天的报纸,头版头条的评论员文章,套后的标题,很醒目。

    柯玉山对头版头条的内容一向都极为重视,这里面有很多指向性的东西,文字后面有很多含意的,非常值得研读。

    “深化改革...结构优化...”反复品味着字里的意思,柯玉山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温热的牛奶刚刚喝了一口。

    这又是个什么信号呢?

    前段时间,报纸电视轰轰烈烈的好一番热闹,每天都是南巡讲话的新闻,铺天盖地。

    县委领导班子天天学习讲话精神,领会讲话的核心要义。

    只是没有文件下来,学习运动完了,该干嘛干嘛,谁也不敢擅自乱动,这万一领会错了呢?

    政治错误是官场上最严重的错误,谁能承担的起路子走偏,步子迈错的责任?和那些什么经济问题,作风问题相比,那些都不值一提。

    文章看完,柯玉山沉思着,琢磨着。

    社论的文章开始牵扯到了国营企业了,只是怎么个深化法?又如何优化呢?社论文章只有框架,没有讲具体措施...

    前些日子从省里打听着的消息,柯玉山也有所耳闻,一些国营企业确实在试点,开始搞什么人员分流,股份改制,兼并下岗...允许民营企业收购,参股国营企业...

    这些都意味着什么呢?

    安和县的那些要死不活的一些国营厂矿企业将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剧变?

    可以甩包袱?可以卖掉那些年年要吃财政补贴,奄奄一息的国营单位了?

    真的有点像南巡讲话稿中所说的一样,步子再大一点,胆子再大一点...

    还是等上面的文件下来再研判吧,行差踏错,乌沙难保。

    翻完报纸,草草的吃了几口,早点剩了一大堆。

    昨晚春风两度,倒是有些乏,颇有些吃不消的感觉,那个肾宝看来狗屁的效果没有,柯玉山拿起手边保温杯,灌了一大口,参汤叫招待所用热水加热浸泡过,温度刚刚好。

    擦了擦嘴巴,抬手看了看表,精致的瑞士欧米茄箍在白白胖胖的手腕上,很有型。

    心腹大秘黄锐敏一早就和司机在外面候着,今天有个相熟的客商魏老板魏龙,宾馆要开张,搞开业庆典,半个月前就来央求了柯玉山多次,留下了十万块的茶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