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肉体的欢愉总是很短暂。

    热乎劲散去后,巨大的空虚和阴郁的坏消息又包围着柯玉山了。

    黄锐敏对向萍倒也没有扯谎。

    柯玉山最近是真的忙,拆迁的进展很慢,让他大光其火,甚至引发拆迁户聚众围堵县委大院的大门,这更让他气的一连摔了几个茶杯。

    怒气冲冲的把县直机关的几个头头脑脑喊来,劈头盖脸的就赏了一顿痛骂。

    约法三章,划段包干,哪个单位负责的区段再出了乱子,老子找你一把手问责。

    县城云宁镇这边一团糟的光景,省里和和地区又来了客人。

    地区柳川市市委传达什么创建卫生文明城市,这个政策以前基本到了市一级也就完事了,现在要落实到各地的县一级。

    搞创卫活动,总得要有点样子,就像一个人要去相亲,你总得梳妆打扮一番噻,现在的云宁镇创个屁的卫生文明啊,到处挖的泥浆横流,飞沙走石的,创个鸡儿哦。

    省里来的客人是柯玉山的老婆肖岚介绍来的,柯玉山当然是欢喜的,来安和投资啊,那感情好,欢迎欢迎...

    只是,来人要投资的不是工业,不是农业,也不是第三产业,和翁炳雄投资富民铁矿一样,省里来的这帮客人也看中了矿业,也要搞矿山开发...

    这娘们在电话里怎么不说一下呢?柯玉山在和客人进入正题后,知道来意了,这心里很是郁闷,肖岚从省城打电话回来根本没说来人是奔着矿山来的。

    安和的这些山里面,这些石头疙瘩下面,真就藏了那么多宝贝吗?老子怎么不知道呢?

    柯玉山没有马上应承,他一手引进的富民铁矿的前例在那里,这个行业的周期太长,前面要耗下去的时间和心力要以年为单位计算的,出政绩的时间实在拖的久远了些,富民铁矿到现在还没见到如期的财税上缴,还在政策优惠期呢。

    在安和的仕途已经升无可升,柯玉山现在没了以前的雄心壮志,再去一手主导折腾矿业的事,兴趣有些索然。

    老子已经是安和的一把手了,再呆一届,就要离开这鬼地方。

    按照惯例,必是往地区甚至省城调任,实在是没心情再去穷折腾,安和县县委综合办公楼的项目算短平快的,就这样的一个本该大干快上,立竿见影出政绩的工程,都闹心的要死,天天要开会协调。

    矿业引进的这事,属于费时费力的活,找个人去整吧。

    柯玉山自己不想再去牵这个头,但心里并不想放下这块肥肉,里面的油水着实的丰厚,白白的丢了,弃之可惜。

    事情不是一次意向性的会面谈话就可以拍板的,要做的工作多了去,客人走了后,柯玉山在办公室里独自考虑了好半晌。

    干。

    前提定下来了,后面的事就好说了。

    这回老子只挂帅,后面盯盯就好,前面物色一个先锋去做代理人吧。

    心里头把跟自己亲近的一些人划拨来划拨去,不是能力欠缺,就是资历位置不合适,左挑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