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废墟之中,尘埃弥漫,青阳的身影从其中暴退而出,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嘴角有着血迹溢出,朱雀炎战衣也无法让青阳在这种恐怖的轰击中毫发无损,但相比起元风的模样,青阳算是体面的。

    因为此刻元风浑身衣衫褴褛,银色血迹流淌全身,手中抓着的九曲枪已经隐隐颤抖,他面色阴沉地可以滴出水来,内心更是掀起惊涛骇浪,他着实没想到九曲枪加上通灵境大乘的力量,还无法将青阳击杀,后者的强横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咔擦。

    而这时,一道清脆的响声从青阳那边响起,所有人皆是目露震惊地盯着青阳手中的水光绝尘剑,此刻水光绝尘剑蓝色的剑身上竟是开始弥漫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砰!

    下一瞬,青阳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因为此刻手中的水光绝尘剑已经彻底碎裂,化为粉末,在刚才那种恐怖的冲击之中,水光绝尘剑作为人阶灵宝已经尽力,就算叠加上兵王阵的加持,依旧无法与真正的玄阶灵宝九曲枪相比拟。

    “唉。”青阳轻轻一叹,目光望着虚空中碎裂的光点,内心有些伤感,毕竟这水光绝尘剑陪伴他也有很长的时间了,一路征战过来,不得不说是一柄很好的剑器,同时也是青阳的战友。

    只是如今,人阶灵宝已经彻底限制了水光绝尘剑的未来,然而,青阳脸上却没有任何沮丧的神情,而是轻声呢喃道:“老伙计,辛苦你了,先好好休息吧,你的器魂,将常伴吾身!”

    嗡!

    说罢,青阳单手结着奇异的印法,那印法赫然是天冥祭炼宝典中的印法,若是在之前,青阳对于水光绝尘剑的碎裂无能为力,但如今青阳已经熟悉天冥祭炼宝典,器身虽然碎裂,但器魂还在,伴随着青阳的印法施展,那碎裂的光点化作一股光芒涌入青阳的罗戒之中。

    在罗戒之中,水光绝尘剑的器魂涌入天冥妖蛇杖之中,等待日后时机成熟,再行重铸之事。天冥祭炼宝典本身就是逆天的祭炼法门,器魂还在,一切都好说。

    做完这一切,青阳目光落在对面的元风身上,后者也在重重地喘着大气,事实上两者如今是半斤八两,基本上所剩王气都不多,但元风毕竟是通灵境大乘,王气吞吐量要比青阳多太多,若非青阳大衍神脉的永不枯竭之源,此刻青阳早就倒下。

    众人对此也是感到匪夷所思,按道理来说,青阳再怎么逆天,也无法坚持如此久的高强度战斗,但如今青阳气息虽然有些虚弱,却不至于萎靡,还有一战之力。

    只是接下来的战斗该怎么办,元风的战力依旧难缠,如今恐怕只有祭出底牌才能翻盘,只是青阳并不想在第二座圣城就彻底掀开底牌。

    该怎么办?怎么办?

    青阳眉头紧皱,这一幕落在了元风的目光中,后者立即狂笑连连:“哈哈,剑器碎裂,如今的你无计可施了么?看在你能伤得了我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臣服于我,为我效劳,我便留你一命,如何?”

    众人听得此话,都是有性惊地张大了嘴巴。不过想想也是释然了,爱才之心人皆有之,青阳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极为可怕,特别是其恐怖的潜力。

    然而,闻言青阳却是不为所动,他正在思考怎么破局,对于青阳来说,眼前这局面并不是绝境,遇过大风大浪,领悟道种的他,早已不惧什么了。

    “若是使用道种之力,的确是能击败这元风,不过在此处便显露出道种,恐怕会引起很大的轰动和麻烦,到时候即便是进入了四大院,都会寸步难行。不行,不能使用道种!”青阳在心中缓缓否定了这一个方案。

    那该怎么办?

    见到青阳一脸沉思的模样,元风以为前者在考虑他的话,旋即他便是笑了笑,继续道:“快点做决定,我没那么多耐心。”

    其实并不是他没耐心,而是这一系列消耗太过剧烈,神圣降临使用的时间越长,那副作用就越大。

    而这时,青阳的目光忽然接触到了不远处的真炎剑,在那里,真炎剑依旧散发着惊人的热浪,使得无人可以靠近它。

    就在这时,青阳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这也许是一种可能。

    青阳的眼睛亮了起来,接下来,他做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唰!

    在众人有些错愕的目光中,青阳掉头就跑,身形闪动间居然是朝着真炎剑的方向奔去,速度之快,犹如一道细影般。

    见状,元风忽然感到一阵好笑,没想到这青阳居然会蠢到如此,寄希望于真炎剑上,要知道,真炎剑可是会择主的。

    “哼,看来你是选择死路了!”元风冷哼一声,银色双眸微微一闪,他缓缓伸出一手,一股恐怖的空间之力陡然弥漫而出,笼罩在青阳的周身。

    通灵境大乘,意味着他对空间之力的控制,也是愈加恐怖了起来,至少方圆十丈内,要取人首级,还是可以做到的!

    危机感袭来,青阳面色镇定,体内王气再度剧烈涌动,一指点出。

    “时空指!

    一指时空定天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