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红树集团大楼九楼会议室。饶樱若还是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其他董事也都在了,但是哥哥饶英杰今天却没有出席。饶樱若不知道,这会儿哥哥到底是在喝酒,还是在睡觉?但不管饶英杰是在做什么,都不会是在做支持她饶樱若的事情。

    总裁柳之成说话了:“樱若,你说要商量‘红门新世纪’酒店的事,你有新的方案了?这会儿就对大家讲讲吧?”饶樱若点了下头,朝其他人也都看了一遍,接着说:“各位董事,前天一早我就专门去考察了一番‘红门新世纪’酒店。我看到的情况,非常糟糕。”

    饶樱若瞧了一眼原本是哥哥坐的位置,幸好哥哥现在不在,否则听到她这么说,肯定会认为她是在否定他,说不定还会对她发火。

    饶樱若收回了目光,继续说:“上次,各位董事希望我接手‘红门新世纪’酒店的经营管理,我也接受了大家的提议。看到了酒店的这种境遇,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怎么才能让‘红门新世纪’酒店起死回生?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

    其他董事都看向了饶樱若。在饶樱若看来,他们的目光中似乎充满了期待,饶樱若的信心也就回来了,她自信满满地说:“所以,我认为,要对‘红门新世纪’酒店进行一次大翻修!”饶樱若以为自己提出这个设想,会得到董事会的大力支持。没有想到,她这话一出口,那些个董事非但没有声援,还露出了惊讶之色。

    “翻修?”“不是翻修,是大翻修好吧!”“这,不是要花钱吗……”众人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总裁柳之成没有议论,他的脸色本来就是严肃的,这会儿看来似乎又添上了一丝寒意。柳之城看向了饶樱若:“樱若,你说的大翻修,要花钱吗?”饶樱若有点奇怪地眨了眨眼睛:“柳叔,既然是翻修,当然是要花钱的。”柳之成:“要花多少钱?”饶樱若大体估算了一下:“一千万应该是少不了的,因为周边环境也很差,最好趁此机会,也一起翻修一下,所以有两千万的话就更好了。”

    “两千万?开什么玩笑!”“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现在她暂理董事长之职,也算是当家了。”“但是,收支都是柳总在管!”“哎,董事长不懂事啊!”那些董事们开始说起了怪话。

    饶樱若心想,这些董事说话,就如她听不到一般。这使得饶樱若心里非常难受,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她就说:“大家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可以现在就提出来,不用低声说。今天不就是跟大家来商量的嘛?”

    柳之成也朝其他人看了看,目光停留在一个公司的副总兼董事童天路的身上。童天路似乎领会了意思一般,就开口说话了:“樱若啊,你暂理董事长的事务不久,很多情况恐怕不清楚。酒店业务我是做了十来年来。现在做酒店不好做,‘红门新世纪’做成这样,一方面是你哥哥能力不行又没用心,另外一方面,就是东南亚经济危机以来,整个经济形势不好,酒店业首当其冲。如果我们要翻新‘红门新世纪’,花了两千万进去,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得回来!”

    其他董事,也纷纷点头,“是啊”“是啊”。

    饶樱若却不这么认为:“但是,如果要让‘红门新世纪’起死回生,不翻新肯定是没有可能的!翻新还有一线希望,但是不翻新,就只能继续亏损下去了。”

    柳之成这时候说话了,“樱若,我们做生意,一方面要考虑成本和收益,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形势和趋势。”

    “先说成本和收益吧。当初你哥哥接手‘红门新世纪’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说要大干一场,所以投入了800万进行翻新。当时的800万相当于如今的一千多万了,可结果呢?把酒店打理成现在这个样子,那800万全部打水漂了。你哥哥做成那样,你的话就一定能把成本收回,并盈利吗?”

    “我们再说形势和趋势吧。形势嘛,就是大形势,如今整个国家的经济形势都不太行,大家口袋里没有钱,酒店消费自然就要下来。趋势吧,就是我们红树集团到底向哪里发展?自从你爸爸发生车祸住院不醒之后,我们红树集团的股票可是一直在跌啊,下一步将往哪里发展,也是一个未知数。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要做的就是开源节流,不应该再进行大笔的投资了。”

    柳之成说了这么多,等于是当着众董事的面,在给饶樱若上课。饶樱若现在是暂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