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浩然很开心,吹着口哨,骑着摩托车,往卢湾而去。

    摩托车的后尾箱里,是周浩然在镇上商店买的一些点心,还有一个袋子压在下面,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虽然有阳光,风吹的还是有些冷,梁溪河的水流好像也没往日那么欢快,懒洋洋的,水线浅了好些,露出河岸边潮湿的泥土,有些地方垮塌的厉害。

    路两旁大大小小的河洼野荡,没有了夏日的茂盛,一派萧索枯黄,时不时有穿着水裤的村民,一身泥浆的爬上来,清理着挖出的莲藕,茭白...

    快到卢湾村部了,越来越多的村民正往那聚集,和往日有些反常。

    搞什么鬼?

    周浩然收回了愉悦的心情,有点疑惑,隔着几十米远,把摩托车停在了村委附近的一家小卖店门口。

    “来个打火机...”摸出一张五元的票子,递给那个欠着身子,脖子够的老长的瘦瘦的妇人。

    周浩然点了烟,却不急着过去,倚在小卖店的木台子旁,舒服的吐了几口烟圈,太阳有点晃眼,他眯着眼在迷蒙的烟雾中瞅着前面的村委会大门口。

    围观的人里,有人似乎在怒骂,喊着什么要出人命?

    卧艹,怎么又是要出人命啊?

    这卢湾,塔玛的,邪气的很啊,接二连三的出事,一出就是大事。

    无名女尸,梁溪河浮尸...全与卢湾有关,真出鬼了。

    “这是在闹啥子?”瞅了半天,人群里面的声音太嘈杂,尖利的叫骂声,低声的叹息声,乱哄哄,听不出个所以然,周浩然便问小卖店的那个看热闹的妇人。

    “唉,造孽啊...还不是计划生育...”瘦瘦的妇人看样子很清楚事情的缘故,有一搭没一搭的便讲了起来,一边说一边叹息。

    原来是卢湾村的一对夫妻,为躲计划生育,在生了一个女儿后,迟迟不愿意结扎,也不愿意上环,两人跑外面打工去了,偷偷的怀上了二胎。

    周浩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后面发生的不用说,他都能猜的出了,这场景太见过无数次,亲身参与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计划生育在基层,就是官员头上的紧箍咒,要说什么工作做的最彻底,计划生育当称第一。

    一票否决的威力,是所有还想着往上爬的官员最大的忌讳,高压线来的,谁也不敢去碰。

    卢湾的这两夫妻,躲避计生的检查,自然就被列入了计划生育监管的重点对象,黑名单中的人,从镇上的计生办,到卢湾村的计生干部,个个都被县里下来检查的计生委的钦差骂的狗血淋头,窝着一肚子的火呢。

    也该命中注定,这两夫妻偷偷的在外面又跑回来了,毕竟已经身怀六甲,再有几个月就要临盆了,外面的花销太大,承受不了,便还指望着偷摸的躲着回来生。

    哪知道,前脚进门,后脚计生办的人和村计生干部一行便堵了门。

    哪容你分说,七手八脚的硬是大半夜的把人给生拉活拽的拖到村委大院里关了起来,就等天一亮,送计生委的指定卫生院去给你引流引产掉。

    你说这家属怎么能依?

    于是这一闹腾,村里的亲戚和相熟的邻居全来了,从天朦朦亮到现在,就没停歇过。

    “造孽哦,这时候给人引产...肚子的娃儿都快足月了...也不怕遭报应...唉...可怜...”小卖店的瘦妇人叹惜着,很是同情,瞅着那边沸腾的人群,摇了摇头,脸上茫然无奈。

    周浩然没有接话,眯着眼就在那冷冷的瞧观,这事很棘手,他可不想掺合进去。

    计划生育是正儿八经的法来的,看那卢湾村村委的院墙上,斑驳的墙皮,血红的大字,刺眼的很:该流不流,扒房牵牛...谁敢去违抗?

    外面还有的村子刷的标语,周浩然还有印象的,一样杀气腾腾: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

    逮到你了,只能说活该你倒霉。

    弹了弹烟灰,面无表情的转了几下脖子,周浩然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这些年,他们不知道处理了多少次计划生育的闹事,喝药的,上吊的,投河的...一堆的血淋淋的卷宗,最后全被按自杀给了结了。

    不服,你去告啊。

    自己去看下镇上的那几个老上访户,你能走的出安和县不?去告呗,现在个个都成了神经病,关着呢,让你再去告状,叫你再去给政府添乱子。

    烟雾袅袅,阳光下久久不散。

    卢湾村的村委大院里,一堆人正奔忙着,焦灼,紧张,恐惧,气氛非常压抑。

    卢汉文一脸乌云,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焦躁不堪。

    院子西墙那边的一排平房,当中的一间屋子,被镇上计生办的人给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