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清晨,雾霭沉沉,龙柱山的山峰上白云缭绕,海市蜃楼一般。

    太阳的光芒穿透云雾直射下来的时候,清溪镇镇像披着一层闪亮的霞彩。

    刘一鸣已经照例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张俊早早的就把一大早收到的材料,整齐的摆放在办公桌上了。

    一份是镇派出所送来的,一份是镇委的纪委办公室送来的。

    周超破天荒的昨晚搞了一晚上,在与镇计生办的梅安良关起门来单独谈话后,周超便通宵鏖战,没合眼。

    天一亮,擦了把脸,就急急的把材料送过来了,这份材料几经涂改重写,字斟句酌,很耗了他的一番心力。

    刘一鸣手上拿的正是周超昨晚的杰作,卢湾村计生办事故的调查结果。

    轻轻叩着桌面,刘一鸣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涉事的主要人员是镇计生办的五个人,是主要责任人。

    镇卫生院的四个人是后面被计生办给叫过去的,是主要参与人员。

    卢湾村卫生室的两个人也是后面赶到的,并没有实际参与。

    计生对象死亡的原因是引产时大出血所致。

    下面的结论和意见一栏空白着,没有一个字。

    倒是把死者家属和死者的几个亲戚都列为了组织闹事的首犯,昨天参与的几个群众被列入了闹事者...

    好一个移花接木之术,通篇没有提镇计生办主任梅安良,责任全筐到下面的喽啰身上去了,五个人,嘿嘿,真的法不责众吗?

    没有一把手梅安良的授意,下面的人会如此积极,丧心病狂?

    出了人命这么大的事,而且还是一尸两命,作为镇计生办的主任梅安良,没有一丝的责任?

    刘一鸣的经验告诉他,这场人祸之中,梅安良难辞其咎。

    不是计生办的野蛮粗暴在先,闹出人命,会有后面的群众对峙?老百姓会砸你?

    这调查结果...昧了良心啊...

    眼前浮现出昨天卢湾的那一幕,那些愤怒的村民,那些绝望无助的眼神,那凄厉的哭声...公道何在啊?

    “依法依规,对涉案责任人进行处理。”在派出所的调查材料上,刘一鸣签批了自己的意见。

    又重重的把死者家属和那些村民的名字划去...

    镇纪委办公室送来的,是老易和镇委办公室一起写的关于卢湾村计生事故善后处置方案。

    这份方案显然是用了心,列举了好几套可行的处置办法出来。

    按刘一鸣之前说的刑事赔偿,赔付金额一万元左右,赔付主体,镇计生办。

    按医疗事故致人死亡进行赔偿,赔付金额三万元左右,赔付主体,镇卫生院。

    其它抚恤补助金,由镇委决定,镇财政所划拨,金额五千元左右。

    冰冷的数字映入眼帘,两条人命,只值区区万元,老百姓的性命,何其的卑贱。

    刘一鸣的眉头已经紧紧的拧在一起,他有一种无言的愤怒,却嘶喊不出来,他想拍案而起,却又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死死的压制着,让他无能为力。

    “诸项赔偿金及相关抚恤补助金,叠加送交死者家属...请镇委办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