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一鸣拿起桌上刚才张俊从向萍那里拿回来的档案袋,抽出里面的材料,伏案疾书,重重的签下了自己的意见和态度。

    停笔片刻,又在易川刚送来的民办教师转正的调查材料上,写了几个字。

    “老易啊,这个名册给我一份...”放下笔,刘一鸣对易川说。

    “刘书记...这...”易川接过刘一鸣递来的一沓材料,眼一扫,随手一翻,好家伙,送来的两份材料上面的签批,全是凛凛的肃杀之意。

    田卫龙和周红渠的材料报告上,有两个签批,一个是字体有些歪斜别扭的“已阅”,这个不用猜,老易也知道,是向萍签的,因为基本上,不管什么文件,她都是这样的批阅,镇委大院里人人皆知。

    老易也压根没指望向萍能给出什么具体的意见和明确的指示,对向萍的工作办事能力他是存疑的,哪有这样做领导的?马路上随便拉个人来坐那里都行啊,雕个萝卜章,什么文件拿来,啪啪啪,盖章划圈,谁不会啊?

    第二个签批是刘一鸣的,“依法依规,严肃查处”,老易惊讶于刘一鸣的直截了当,这与他过往接触的那些领导好像有哪里不同。

    易川以为刘一鸣也会和其它领导一样,签个什么“酌办”的含糊意见,然后丢给下面的人,让人去猜度,琢磨,领会,好像不这样,不足以显示领导的威严和神秘似的。

    只是领导的威严和神秘确实显现了,但也导致很多事很多工作,根本无法往前推进,下面的人担心啊,怕猜错了领导的意思,这万一领会错了领导的批示精神,这锅谁背啊?

    继续翻看下面的,是花名册的调查核实材料,签署的意见是同样昂扬的字体,奔放流畅,阳刚至极,“实事求是,彻查政策落实情况,彻查违法违规违纪人员”...

    “放心查吧,我心里有分寸...自古邪不胜正,放心去查,有什么事,我承担。”刘一鸣笑着,刚才老易的神情,他看的清楚,好像有犹疑,他得安慰鼓励。

    老易心里明镜似的,他怎么能不明白这花名册里面的猫腻?

    唐僧肉,谁不喜欢吃?谁不想扑上去咬一口啊?

    只是,能行吗?

    断人财路,从别人嘴里夺肉,难啊,这里面牵扯的人和关系,可不仅仅只是清溪镇哦,说不得上头还有更大的官爷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呢...

    “好,既然刘书记都这样说了,我尽力...”易川沉吟了片刻,你刘一鸣都发话了,我还能说什么,这又不是凭空捏造,去故意挖坑陷害人,用事实说话,我有什么好怕的?

    “这就好,老易啊,这个事在没有形成最后的报告前,注意保密...谁都不能说...”刘一鸣叮嘱了一句。

    易川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调查阶段,本就要尽可能的秘密行事,知道的人多了,嚷嚷开,好多事你就没办法再想去做了,那阻力之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默默的颔首,以示明白,易川一脸严肃的掩门而去。

    刘一鸣的神色又严峻了起来,桌上放着的是复写备份的一份花名册,红色的圈圈,如此的刺眼,甚至有些狰狞。

    吏治之坏,已至末梢,如此的贪蠹之辈,成群结队,指望他们为老百姓服务?

    是黑色的幽默还是老百姓的悲哀啊?

    和清溪镇镇委大院相隔几百米远的派出所内,周超的心情差到极点。

    县局的段伟刚走,他是专门送卢安被拘留的通知书到派出所的。

    办公桌上薄薄的一张纸,猩红的公章,刺的周超心里冒起阵阵寒意。

    卢安竟然出事了?

    他这个辖区的派出所竟然一点风都没有收到?

    该死的那个周浩然还塔玛瞎基巴扯淡,说卢安去南江口了?

    脑子里漫天的黑蝇乱舞,这说明高剑南他们摸到了落雁湖那去了...高剑南去那做甚?难道他调查无名女尸案,发现了什么线索?

    卢安有没有乱攀卢安咬?有没有把自己供出来?

    一头的乱糟糟。

    郭大强和周浩然不明就里,他们是不以为然的,站那看着拘留通知书,哪里明白周超心里的慌乱。

    “这小子,竟然进去了?我艹,骗老子说去南江口呢...”周浩然的语气很忿忿,显然是他前几天去落雁湖的时候,发廊的老bao欺骗了他。

    “你说,这高剑南,怎么跑那旮旯里去抓卢安呢?一个破事,值得吗?”郭大强撇着嘴,显然也是很不屑,一个县局的刑侦大队长,正事不干,跑去抓个斗殴打架的治安案子?这不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